第一百一十章:上门(第三章) - 拜师九叔

第一百一十章:上门(第三章)

傍晚,夜幕降临,京城城西陈家的四合大院,院门口站着四个体格高大,健壮魁梧,身穿黑色劲装的大汉,腰间挂着手枪,浑身下透露出一种凶戾彪悍之气,自有一股狠辣之气,让人望而生畏,这是陈家的护卫打手,都是杀过人沾过血的人。手机端 “飒..飒飒...嗞——”一辆汽车从远处驶来,在门口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挺拔英武身穿军装的年男子从汽车走下来。 “二爷!?”见到走下来的年男子,门口四个陈家护卫都是神色一肃,连忙向开口道,神色恭敬无,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年男子的身份,正是他陈家的二爷陈国生,北洋军阀的将领,身居要职,自陈老太爷病逝,除了陈国华之外,是陈国生身份最为贵重。 甚至在整个陈家,他们这些人对于陈国生的敬畏之陈国华还要更重一些,陈国华虽然掌管整个陈家,威势极重,但是陈国生乃是军高官,手下统领着军队,在这动乱的时代,军队的威慑力,可所谓豪强权贵高太多了,而且陈国生本人亦是气场十足。 一下车,四个看门的护卫赶紧向陈国生行礼,开口告知道:“大爷在内堂大厅等您....” 陈国生没有多言,听了那护卫的话对身后的近卫兵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留在门口后便快步向着大门里面走去,脸色冷峻,隐隐透露着一种煞气,高筒靴踩在地哒哒作响,一路走进大门,穿过前院,再里面是内堂大厅,刚刚走进前院,陈国生听到了内堂大厅里面隐隐传来的哭声,这让他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虽然陈念国这个侄子并不是多优秀,一些作风习惯陈国生也不是很喜欢,但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陈家的人,体内流着他陈家的血,是他大哥的儿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侄子,血肉至亲,这么死了,他心安能不怒。 “不管你们是谁,我都要你们付出代价。” 心里默念一声,陈国生快步走进内堂。 “二爷”“二爷”“....” 内堂,站满了陈家的打手,看到陈国生进来,都是恭敬的行礼,陈国生没有理会这些人,直接看向最里面的大厅,入眼是一口棺材摆在大厅的最间,棺材前面坐着四个人,陈国华、李思雅、以及一个美少妇和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 美少妇乃是陈国华二房李香,少年是李香为陈国华所生的儿子陈念书。 此刻的四人坐在彼得的棺材前,陈国华面无表情,不过明白他的人都知道陈国华这是怒道极致的表现,他越是平静,表明他的内心越愤怒;李思雅则是暗自垂泪哭泣,唯有下方的李香坐在那里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笑意。 彼得死了,她没有丝毫伤心,反而很是高兴,因为彼得一死,陈国华只有一个儿子了,是她儿子陈念书,到时候等陈国华老了,能继承陈家的,只有她儿子陈念书。 彼得一死,再也没有人能和他儿子争未来陈家的继承权了。 想到这里,李香不由自主的嘴角扬了起来,弯起一丝弧度,露出一丝笑容。 而好巧不巧的,她的这一丝笑容,刚好落在了李思雅的眼里,瞬间,丧子之痛的李思雅直接爆发,一下子冲向李香。 “啪!”李思雅冲过来直接一巴掌扇在理李香的脸,接着是扑去破口大骂:“你个贱人,你很想我儿子死是不是,你个贱人,我打死你,我让你笑。我让你笑,你想着我儿子死了没人和你儿子争了是不是....啪..” “啊!”李香尖叫一声,根本没反应过来,被李思雅扑倒在地,李思雅骑在李香身,对着李香又打又骂。 “贱人,贱人...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儿子死了,你也别好过,我弄死你个贱人....啊....” 李思雅整个人宛若癫狂,眨眼间李香挨了几巴掌,嘴巴都被打出了血,脖子处也被抓出了几条血痕,李香则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加第一时间被李思雅压在身下,一时之间竟是反击不过来。 这发生的突然,旁边的人都有些反应不及,等回过神来,李香已经被李思雅扑倒在地。 旁边的陈念书都被李思雅突然爆发出来的疯狂劲给吓住了,看着自己母亲挨打,一时都忘了帮忙,直接愣在了那里。 “大吵大闹,成何体统,给我把人拉开....” 陈国华最先回过神来,额头青筋跳动,对着周围的人吼道,当即,几个打手来,将李思雅从李香身拉开。 “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啊....”李思雅却像是疯了一般,哪还有之前迷人美妇的姿态,活脱脱一个疯婆子。 “够了,你发什么疯!”陈国生对李思雅怒喝。 “我发什么疯,我发什么疯,念国死了,我儿子死了,我心痛啊....啊...”李思雅大喊,状若疯狂。 “你心痛,难道我不心痛,念国是你儿子,难道不是我儿子吗?” 陈国华脸色涨红,看着李思雅如同疯狂般的样子,心又气又痛。 “你儿子,对,念国是你儿子,但是你还有其他儿子啊,念国死了,你还有另外一个儿子,但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他死了,你让我怎么办,你刚刚没看到吗,这个贱人,这个贱人的笑容.....”李思雅指着李香,神色疯狂。 “你刚刚们看到了吗,她在笑,她在笑啊,她是想着我儿子死,然后没人和她儿子争了....啊....我的儿啊...” 李思雅直接干嚎大哭起来,头发散乱,胸前的衣服扣子破开露出了里面的大半乃子都没有注意到,浑然已经有些精神失常。 “老爷,我没有,我没有....” 李香听到李思雅的话则是连连惊恐的向陈国华开口,虽然彼得死了她心却是高兴,但是这只是她心里的想法,却是万万不敢在陈国华面前表露出来的。 陈国华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阴沉的扫了李香一眼,这一眼,直接让李香心惊肉跳。 “大哥——” 这时候,陈国生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画面,叫了陈国华一声。 “来了。”陈国华看到进来的陈国华,淡淡的说了一句,又看了一眼李思雅和李香以及旁边的陈念书一眼,对旁边的人吩咐道。 “大夫人累了,你们带她下去休息。” “念书,你也带你娘下去休息搽点药。” “是!” 陈念书应了一声,扶着李香向门口走去,李香也不敢多言。 “我的儿啊!” 一旁的李思雅则是还在哭嚎,被两个丫鬟拖拉着带了下去,看得出来,李思雅的精神已经崩溃。 “大哥?” 目送李思雅和李香离开口,陈国生目光才再次看向陈国华,脸色阴沉入水。 “我要那师徒三人,死!” 陈国华抬起头,脸色阴沉如水,没有多言,只有一句话。 陈国生点了点头,冷声道。 “放心,大哥,我会让人把那师徒三人的头带回来。” 陈国生应道,脸也是带着冰冷的煞气。 “不,我要活的。”陈国华却是咬牙,寒声道:“将他们四肢打断,废掉他们的反抗能力,然后把他们带来,我要亲自在念国面前将那师徒三人的脑袋扭下来,让念国瞑目。” “好。”陈国生点头,没有多言。 虽然对于那些江湖术士,他也不愿意招惹,但是他并不惧怕,因为他知道,那些江湖术士本质也只是普通人,依旧会痛会伤,依旧挡不了刀剑子弹,一颗子弹打在他们脑袋,依旧会死,否则,这个世道也造被那些术士统治了。 只要找到这些术士的第一时间,废掉他们,依旧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还有,杨家的女儿,念国一直很喜欢,现在念国死了,也让她下去陪念国,我这个做爹的生前没能帮他完成心愿,他现在死了,让我帮他完成这最后的心愿。”陈国华又道,语气平静,但是却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陈国生点了点头。 “大哥放心,杨家勾结南方敌军,活不过明晚,我会让人将人带过来。” ps:第一章,刚开通了,我传这章试一下,另外,求订阅,晚这一章,别等,其他的明天白天更!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48/48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