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周平 - 拜师九叔

第二百三十二章:周平

林天齐和许洁订婚了,事情顺利就像是白开水一般,平淡无奇,没有丝毫波浪,几乎在九叔将事情提出来的下一刻,许父、许母就同意了下来,似乎考虑都没有考虑一般,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没有考虑,实际上,在九叔提出来之前,许母从许洁那里知道后回去就和许父私下有了商量。 九叔是许东升的师傅,对于九叔的为人,许父和许母自然是相信,否则也不会这三年来让许东升一直跟着九叔,而且这些年来,虽然九叔很少来许家,但是一些经济方面的事情都帮衬着许家,每次逢年过节许东升回来,九叔都会让许东升多带些钱财回来给许家。 所以对于九叔,许父许母都是很敬重感激,也很相信,他们也知道林天齐虽然只是九叔的徒弟,但是九叔心中,完全是视如己出。 而且对林天齐一番观测下来,见林天齐也表现得礼貌得体,无论是言语还是举止,都得当有礼,长相也没话说,再从许东升那里有了解了一些林天齐的平日里情况,知道林天齐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之后,对林天齐也是更加好感大增。 再加上许洁确实也到了出嫁的年龄,甚至为此事许父许母还一直发愁,当初许洁去蓝田镇就是因为结婚的事把许洁逼的急了,难得现在林天齐印象不错,又是就熟的徒弟,而且自己女儿也喜欢的紧,所以夫妻两人私下一合计,就答应了下来。 至于聘礼什么的,夫妻两人根本没考虑,在这一点上,许父和许母都不是那种看太看中这些的人,他们首要考虑的是自己女儿的幸福,至于聘礼之类的,都只是次要,所以事情也就这般很轻松的定了下来,双方同意,皆大欢喜。 不过暂时的话双方只是订婚,婚礼则是定在了明年五月,许洁十八岁的时候,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个年代还讲究什么十八岁成年,就算真的讲究,估计也就是林天齐自己讲究了,之所以要选在那个时候,自然是九叔为林天齐争取时间。 毕竟林天齐和许洁结婚,白姬那边肯定是绕不过去,必须先和那边通好气,否则要是马上和许洁结婚,天晓得白姬那边知道后悔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九叔在和许父许母讨论结婚的时候把婚礼推迟到了明年五月,为了让许父许母接受,还专门搬出了神棍的那一套,说了一大堆黄辰吉日之内的东西,许父许母也不疑有他,而且想着反正订婚了,婚礼迟一点也无所谓,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唯有许东升和许洁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猜测,这多半与白姬那边有关,不过兄妹两人也都没有说。 婚事商定下来,当即许父就吩咐了许东升拿着一大串鞭炮去院子外放,庆祝一下这喜事。 而随着许东升这一串鞭炮放出去,关于林天齐和许洁的婚事以及林天齐和九叔的身份也是瞬间很快便在村子里传开,毕竟之前林天齐一行人到来时就已经吸引了村子里大多数人的注意,此刻这消息传开,自然是快的很。 经过那些三姑四婶的传播,很快就传遍了村子,议论纷纷。 “听说国生家的闺女处着对象了,男方已经上门来提亲了,婚事都订下来了,刚刚放鞭炮正是为了这事。” “可不是,刚刚那两辆大马车看到没,就是男方家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那男的我也看了,哎哟我的天,那个俊啊!” “也难怪以前那么多提请的国生家都没同意,有这样的女婿,以前的那些人,是我我也看不上。” “听说男方家就是国生家东升那个师傅的大徒弟,是东升的师兄,这应该算是亲上加亲了吧。” “这么一说,确实是亲上加亲了,这下国生家好运了,闺女嫁了个好人家,以后要跟着享清福了。” “什么叫以后跟着享清福,这几年就已经享清福了好不好,你们看自从几年前国生家的东升拜了师傅后,国生家的日子就一年比一年好。” “好像还真是,国生家这是真的遇上贵人了啊。” 村子的某一处,几个大姑大婶坐在一起讨论,与此同时,另一边,存在,几个村子里还没有结婚的青年也是聚集在一起。 “听说东升的妹妹刚刚和人订婚了。” “可不是,刚刚都放鞭炮了,气死我了。” “那人我看了,是长得挺俊的,好像还挺有钱的。” “废话,你看那两辆大马车就知道人家肯定有钱,没钱的哪能弄得起那大马车。” “哎,我心爱的小洁妹子啊,就这样要嫁人了。” “都说女大十点都没错,以前小时候也没发现东升家妹子怎么好看啊,胖嘟嘟的,怎么长大了就突然这么水灵了,尤其是那胸那屁股,那身材还有那脸蛋,哎呦,简直要人命啊,早知道的话当初就该早点下手了。” “得了吧,你也不看看东升多护他妹子,你要是敢早点下手,估计现在坟头的草都几米高了。” “东升不地道啊,好歹和咱们也是从小玩到啊,居然让小洁嫁给了外人。” “哎”“哎!”“....” 一群青年摇头叹气,许洁可是他们村子中出了名的大美人,他们这群少年郎,又正值血气方刚,哪个心里没有幻想过娶许洁,现在好了,心中的女神嫁人了,而对象不是自己,心中一个个都是失落落的。 种天性,无论是何时何地,到那个地方,都会不可避免,许洁和林天齐的婚事一传开,整个村子就热议了起来,不过议论的方向却是大致可以分为两级,那些大姑大婶讨论的大多是林天齐的家室长相。 而那些青年则大多都是一种惋惜嫉妒恨,心中的女神嫁人了,新郎不是自己,好气! 不过对于村子里的这些议论,无论是许家也好,林天齐师徒也罢,暂时都没有时间理会,也没有听到,双方谈好林天齐和许洁的婚事后,俨然就成了一家子,其乐融融的一起吃了个饭。 “师兄,小洁,要不我们三个去河里抓鱼吧!” 吃饭后,一行人坐在院子里休息,九叔、许父、许母在那里聊着天,林天齐、许东升、许洁三人有些插不进话,而且和长辈一起聊天也有些不在一个频道,闲来无聊,许东升开口提议道。 许洁闻言也是意动,村子里有一条河,河中鱼虾蟹等水产很多,她们以前小时候的时候就经常去河里抓鱼。 虽然是小时候喜欢做的事,但是现在再去做,也别有一番趣味,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 许洁看向林天齐,林天齐也当即点头,上一世小时候他在乡下的时候,也是经常和小伙伴下河抓鱼,现在想想,满满都是回忆。 当即一行三人和九叔、许父、许母说了一声,拿了一些抓鱼、抓虾的工具,以及那好装鱼虾的桶就出门了。 小河不远,就在村子前面,除了许家院子从小路过去,不过一两里的路程。 “东升。”“小洁”“东升和小洁回来了啊,这位就是小洁的对象吧....” “赵叔”“田婶”“四叔”“.....” “东升哥,小洁” “东升!” “许洁姐” “东升大哥” “......” 一路上,村子里许东升和许洁两兄妹的认识的熟人不少,有些是长辈,有些是同龄,还有一些是比他们小的小孩子,都是村子里的人,看到兄妹两人纷纷打招呼,兄妹两人也是一一回应。 不过这些人虽然和兄妹两人打招呼,不过更多的注意力是落在了林天齐身上,许洁性格矜持,所以一路上被这么多人看着问俏脸有些红红的,有些害羞,不过虽然脸上害羞,但是心里还是喜滋滋的。 有一种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她与林天齐的婚事的冲动。 “东升,小洁,你们回来了。” 不多是,三人出了村子,眼看就要到了河边,这时候,又遇到一个人从河边走上来,一个青年,模样清秀,看起来给人一种很老实质朴的感觉,脸色有一种不健康的苍白,微笑的看着三人,向许洁和许东升打招呼,手中拿着一个菜篮子,里面放着刚刚洗好的青菜。 “周平哥,你在这里洗菜啊。” 许东升和许洁看到对方,也是热情的笑着应道,看得出来,双方熟识,而且以前关系应该不错。 “对啊,刚刚洗完。”周平笑着道,清秀的脸庞笑起来给人一种亲和阳光得而感觉,他目光又看向林天齐:“这位是?” “这是我师兄,现在也是我妹夫,嘿嘿,刚刚和小洁订婚。”许东升向周平介绍道,说到妹夫这个词是,脸上跟是不由自主的嘿嘿笑了起来,似乎很得意一般,不过听到许东升的话,周晋则是眼神一僵,不过许东升没有注意道,又给林天齐介绍道:“妹...师兄,这是周平...” 许东升本来是想叫妹夫的,不过这个妹字刚出口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寒意,立马刹住车,改口叫师兄。 “你好,我叫林天齐。” 介绍后,林天齐也客气的主动和周平打了个招呼。 “你好,你好....” 周平也回过神来,和林天齐笑着打招呼,不过若是细心观察的话就能发现其笑容中的坚硬,有些强颜欢笑。 随后双方又互相寒暄了几句,彼此分开。 周平端着洗好的菜和菜篮子向村子走去,不过走了一段又回头看了林天齐三人下河的背影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 不过周平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后面的林天齐也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正是应了那句话! 当你注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注视着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