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余波 - 拜师九叔

第三百零五章:余波

对于红衣女子的出现林天齐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常太君迟早有一天会找上自己,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这个常太君现在送来请帖,看样子就算是没有完全恢复应该也差不多了,不然也不会这般自信的找上自己,还送来请帖。”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日本的事了结,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那就明晚做个了结好了,希望你能肥一点,不要太让我失望。” 林天齐神色动了动,如果是几天之前,丫鬟还没有送来白姬的玉符,林天齐或许还有些忌惮,但是现在,有白姬给的玉符和当初的魂玉,一攻一守,再加上自己的实力,这丝忌惮,也早已烟消云散,现在日本的事情算是解决,就算常太君不来找他,他也会去常山。 所以,对于刚刚红衣女子的出现他心里并无多少波动,他现在最关心的只是这常太君实力如何,如果解决了能给他带来多少能量。 当已经确定可以解决的敌人,那么这时候,胜负自然早已不再是考虑的关键,所要考虑的关键,只是事后给你带来的利益几何。 就像是过年杀年猪,你关心的肯定是这年猪能杀多少斤,肥不肥,虽然不是杀年猪,但是林天齐觉得,本质上却差不多。 进了屋,林天齐便直接将请帖丢到了垃圾篓,回到桌子旁,坐在沙发上,开始查看刚刚吴三江带来的三门武学功法。 《螳螂拳》、《八卦游身掌》、《追风剑》! 一门拳法、一门掌法、一门剑法,林天齐直接拿起《追风剑》这门剑法,武学功法这些到现在有他也算是见识了一些,但是无论是拳法、掌法这些都是锻炼自身拳脚上的功法,而关于兵器方面的武学功法他还没有见过,是以直接拿起《追风剑》。 “剑术,杀生技也,诸多剑术、变化万般,但在吾看来,太多的招式对于剑术而言反而花俏,落了下乘,华而不实,......吾之剑术,只取一快字.........快如疾风,挥剑无影,当你的剑术快到所有人的反应都跟不上你出剑的速度之时,剑术,自当问鼎世间,哪怕最基本的剑术,在你手中,亦是无敌的杀生之术,因为,已经无法再有人反应跟得上你的剑.....吾取名,追风剑,也意在剑出如风,杀生无影。” 翻开追风剑的第一页,便是大约百来字的关于这门剑法的总纲,百来字,也差不多直接阐述明白了这门剑法的具体方向——快剑! 天下武功,唯坚不摧,唯快不破,而毫无疑问,这门追风剑法,就是追求武学中的快。 随后,林天齐继续翻开后面的具体功法,果然,整门追风剑法也如总纲所言,没有什么太多华丽的剑法招式,甚至完全就是一些剑术的基本招式,劈、刺、挑....等等,除此之外记录的还有一些剑术基础和发力技巧,最后一页才留下一套与剑法相匹配的呼吸吐纳之法。 翻看完《追风剑》法,林天齐又拿起其他两门功法翻看,八卦游身掌则是掌法与身法的结合,核心在一个灵活,螳螂拳...... 宿主:林天齐 功法:养生拳法(第十层满)、紫气蕴魂诀(第八层)、站桩功(第五层满)、李家拳法(第八层满)、金身功(未入门)、螳螂拳残缺(未入门)、八卦游身掌(未入门)、追风剑(未入门)...... 能量:660. 半个时辰后,林天齐唤出系统,意识在脑海中看着系统上的信息。 赫然,功法上又多了三门武学功法,追风剑、八卦游身掌、螳螂拳都在,不过螳螂拳和其他的功法相比后面却多了残缺两个字。 “螳螂拳不完整。” 林天齐眉头微微皱了皱,不过很快又舒展开。 他没有想过这回事吴三江动手脚,因为这不可能,而且以如今武道界的情况,功法残缺这种事情太常见了,一方面是因为武道没落,还有一方面则是有很多人教人都喜欢留一手,担心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敝扫自珍。 算起来,他得到的这几门武学功法到现在紧紧只有螳螂拳是残缺反而还是幸运。 “金身功、螳螂拳、追风剑、八卦游身掌,现在有这四门武学功法,武学功法暂时应该够用了,不过四门功法,螳螂拳残缺,暂时不考虑修炼,追风剑是剑法,对体魄的提升应该不怎么明显,不利于自己体魄的提升,也暂时不考虑。” “八卦游身掌也偏向于打法和身法,在对体魄的锻炼提升上面,肯定无法和金身功这等专门淬炼体魄的横练功夫相比,我现在想要突破最主要的就是提升体魄,突破临界值,所以,对我现在而言,最好的武学功法还是应该挑选横练硬身之类的功夫。” 一番思量之下,林天齐心中便已经有了决定,这四门还未修行过的功法,他要修行,第一个选择《金身功》。 因为他现在突破的关键就是在体魄的提升上,打破体魄的那层屏障枷锁,无疑,金身功这等本身就是以淬炼体魄的横练功夫是最适合他的。 “不知道这门金身功如何,能不能阻助我冲击瓶颈。” 林天齐自语,心中隐隐有些期待,武道突破,下一个大境界会是何等模样,他心中早已期待良久,不过虽然心中期待,但是他也没有马上就开始修炼,修行之道,也不急于一时,他打算明晚解决了常太君之后再开始修炼金身功。 又在大厅中坐了一会儿,林天齐便收起了功法,转身上了楼准备休息。 ............................................. 翌日,天津城,一大早。 “卖报卖报,大家看看呐,李家武馆大火,一夜之间烧成灰烬。” “卖报卖报,日本人恼羞成怒,报复李家武馆....” “卖报卖报.....” 翌日,一大早,卖报的声音响彻街头街尾,一大早,就是昨晚李家武馆的消息,沸沸扬扬。 “他妈的,这群狗日开的小日本,擂台上打不过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干他娘的。” “谁说不是呢,太他妈气人了,昨天白天才在擂台上输掉,晚上李家武馆就出事了,这事要说不是日本人干的,我打死都不信。” “这群狗逼崽子.....” “哎,这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中国弱呢,现在那些外国人哪一个不是踩到我们头上,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 “...................” 有人愤怒,有人大骂,街上,甚至出现了一些年轻学生组成的游街抗议的队伍,整个天津城都不能平静。 李家武馆的事情在天津城引起的动静很大,主要是白天李家武馆在擂台上打败日本人,这很振奋人心,甚至在一些爱国人士眼中,完全就是将李泉清和林天齐当成了英雄式的人物,李家武馆也成了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象征。 但是现在却一夜之间,李家武馆成了一片废墟,林天齐、李泉清、李敏三人也失去踪迹,除了知情的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三人在昨晚死在了日本人手中,这一下子就激发了无数国人的愤怒。 尤其是一些热血的学生青年,更是第一时间变组织起了队伍游街抗议。 但是,很显然,效果并不大。 天津城,报社,一片热火朝天。 “小丽,把这篇文章也发到报纸上去。” “小张,你去通知印刷的同事,让他们加快一些,把其他的消息都扯掉,全部换上李家武馆的文章。” “小吴,.....” 叶澜一身白色职业装,一边赶稿一边指挥着众人道,眼睛有些发红,带着血丝,明显的黑眼圈,昨晚李家武馆出事,她一夜没睡,天一亮一大早就来了报社,安排众人全力报道李家武馆的事,整个报社在她的指挥下也全都忙碌的热火朝天。 一个早上时间,无数关于李家武馆消息的事情和日本人的文章也纷纷出炉。 “日本人!” 想到日本人,叶澜就止不住银牙紧咬,眼中露出难掩的愤怒和一抹隐晦的莫名之色。 “嘭!”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大门猛地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看到中年男子走进来,报社中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停下动作,看向来人,叫道。 “社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报社的社长方珉。 方珉脸色有些阴沉,似乎心情不好,目光环视了一眼众人,然后看向叶澜,开口道。 “从现在开始,关于李家武馆的事情和日本人的文章,一律不准刊登!” “什么!”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 “为什么?”叶澜更是脸色一变,有些气愤的看着方珉。 方珉看向叶澜,若是报社的其他人这般和他说话,他早就让人滚蛋了,但是叶澜身份特殊,市秘书长千金,他也不敢得罪,而且叶澜的本事也是无可挑剔,不过这事也绝不是叶澜可以阻止,开口道。 “这是上面市厅的意思。” “市厅!” 叶澜脸色瞬间僵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