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好硬! - 拜师九叔

第四百二十五章:好硬!

铜甲尸整个身体都是剧烈一颤,再看林天齐、九叔以及远处李大富等蓝田镇众人的服装打扮,整个身体都如遭雷击。 “怎么可能,我大清千秋万代,世世永昌,天定皇权,怎么可能会灭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大清怎么可能会灭亡?....” 铜甲尸威严的面容上,也随之露出痛苦之色,整个样子看上去如同失魂落魄一样,喃喃自语,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他乃大清亲王,真正的大清皇族,当年重病垂危,心有不甘,不甘就此死去,找来术士施下长生咒,尸体埋葬此地,此时醒来,对他而言,就像是睡了一觉醒过来一样,但是一觉醒来,却突然被人告知大清亡了,这就好比一个人突然被人告知,自己家已经灭亡了一样。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大清怎么会灭亡,我大清入主神州,乃天授神权,当寿永昌,怎么可能会灭亡,不可能....” 这铜甲尸灵智很高,而且看样子似乎还完全保留着身前的记忆,有些惊人,一般而言,僵尸就算成为铜甲尸,灵智恢复到普通人水准,但是因为沉睡的时间等种种原因,身前的很多记忆也多半会遗失,但是这铜甲尸,看起来似乎完全记得自己的身份和身前记忆,不曾丢失。 不过此刻明显难以接受清朝灭亡的消息,整个人都像是丢了魂一样,一直不断的喃喃自语,嚷着不可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但是你大清真的已经灭亡了啊,现在都民国了,哦,对了,你清朝最后一个皇帝都已经被赶出紫禁城了,因该是你孙孙孙子辈吧...” 林天齐看到这铜甲尸精神失常的样子,则是赶紧又接话道。 “什么!”果然,林天齐话落下,这铜甲尸明显像是刺激加重,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林天齐,出声喝道:“一派胡言!” “我大清神权天授,世代永昌,岂会灭亡,尔等逆乱贼子,休想骗我。”铜甲尸吼道,彻底失态。 “但是,你大清真的亡了啊,不信你问在场所有人。”林天齐则是神色不急不缓,继续道。 “对,我可以作证,清朝在十六年前就已经灭亡了,现在是民国。”九叔很配合的道。 师徒两人都是贼阴,看出这铜甲尸刚刚苏醒脑袋似乎还有些不灵光,而清朝灭亡的事似乎能刺激到他,当即借此发挥,好扰乱这铜甲尸的理智,这样更容易对付,有道是欲想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一个彻底失去理智疯狂的对手,很容易找到其弱点。 铜甲尸看到九叔也站出来开口,瞬间眼睛睁大,怒目失态,宛如要爆发一样,林天齐见此当即又补刀,开口道。 “你大清亡了!你大清亡了!你大清亡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林天齐故意说话带着一种戏谑刺激的意味,语气贱贱的,听着让人冒火想打人。 “吼——” 这一下,本就神经错乱濒临爆发的铜甲尸彻底暴走,抬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面色疯狂。 看到这一幕,九叔和林天齐师徒两人则都是齐刷刷眼睛一亮。 “出手!” 九叔喝道,第一时间出手,双手结印。 唰! 林天齐也是第一时间动手,身影一下子在原地消失,速度比九叔还要快上几分,几乎化作一道残影,冲向山坡山的铜甲尸! 百米的距离,而且还是上坡,崎岖不平的山坡,对于普通人而言,恐怕至少也需要近二十秒左右的时间。 不过对于林天齐而言,刹那即至,几乎两秒不到时间。 铜甲尸亦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招架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便被林天齐一拳击中胸口。 铛! 一声响,一拳打在铜甲尸胸口行。 “好硬!” 林天齐心惊,只觉自己这一拳打在了数米厚的钢板上,拳头都震得发麻。 “轰!” 巨大的力道撞击之下,铜甲尸的身体也是如同炮弹般被林天齐打飞出去,撞击在山坡的地面上,而且身体落地的第一时间还没有停下来,又沿着地面往旁边如同铁犁耕地般划出去了数十米,在地上划出一条长长的沟壑,就像是铁犁耕地一般。 林天齐如今的力量大的惊人,早在武道未突破之前,全力之下,都有万斤之力,如今武道突破,踏足蜕凡,力量更是不知强大了多少倍,他如今的力量有多少,林天齐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如果全力出手,林天齐自信就是上一世的那种大型重卡都能打飞。 僵尸一拳被打飞,明显也不好受,胸口被击中的地方衣服早已寸寸炸裂消失,被林天齐震碎,而其胸口也是塌陷下去一个拳印。 就算全身比钢铁还要坚硬的铜甲尸,被林天齐一拳打中,也不好受。 胸口塌陷,胸骨断裂。 “吼——” 不过毕竟是铜甲尸,体魄和生命力都强的惊人,长啸一声,双手在地上一拍,整个身体高高跃起。 “咔!咔!咔!咔!” 紧接着,一声声金属般的金戈交织之音响起,在铜甲尸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一道道暗金色的如同金属铠甲一般的东西,像是一层暗黑色的金属铠甲,从其身上浮现,将其身体各处慢慢覆盖。 林天齐知道,这是僵尸踏足铜甲尸之后的类似神通一样的天赋。 僵尸之身! “天罡符咒——诛邪!” 就在这时,远在山下的九叔一声轻喝,虚空中一道符文凌空而现,出现在铜甲尸头顶上空,爆发脆璀璨的银白色光辉,最后化作一柄十多米长的洁白圣剑,爆发出强烈的至刚至阳之气,如携带烈阳之力,至纯至刚,猛地向铜甲尸斩落。 “轰!” 巨剑斩落,地面直接裂开,被展出一条二十多米长的大裂缝,裂缝周围的地面焦黑一片,像是被火灼烧过一样,铜甲尸也一下子被斩入地下。 “尔等找死!” 一声怒吼从地下响起,铜甲尸的身体冲霄而起,直接从地下破土而出来,全身被暗黑色如同的金属铠甲一样的东西覆盖,额头生出一只恶魔一样的独角,满脸愤怒道,一双眼睛都变成了赤红色,凶光毕露。 不过铜甲尸话刚刚落下,林天齐的身影就猛的从他头顶上坠落下来,如泰山压顶般。 “你废话太多了。”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铜甲尸还没来得及抬头。 “嘭!” 一只脚,精准无误的踩在铜甲尸的头顶上。 铜甲尸冲霄而起的身体也猛地一下子僵住。 “怎么可能?!” 铜甲尸骇然,在头被踩中的一瞬间,只感觉压住自己的不是一只脚,而是一座大山,这力量之大让他都几乎难以抗拒,而且这力量还带着一种惊人诡异的渗透作用,他感觉这力量直接从他的皮肉渗透到了身体中,疯狂的破坏他体内的躯体。 “轰隆隆!” 最后,地面炸开,发生崩塌。 刚刚从地上冲出来的铜甲尸再次被林天齐一脚踩进地下。 一脚将铜甲尸踩在身下,林天齐又猛地再次出击,右脚似神龙摆尾,如雷霆般,恐怖的力道直接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音爆声,一脚踢在铜甲尸的脑袋上! “轰!” 铜甲尸的身体在地面里面横飞出去数十米,在地面上耕出一条长长的裂缝。 若是一般的生灵,就算是一般蜕凡境界的妖怪,被林天齐这么一叫踢在脑袋上,恐怕脑袋早就被直接踢开了,但是这铜甲尸仅仅头上的那层暗黑色如同金属一样的铠甲上面列出几条裂缝,其他再无损伤。 “真是,好硬!” 林天齐长吸一口其,心头震惊。 他现在的力量,强大到连他自己都心惊,加上出手之时,又是糅合了劲力,本身强大的力量加上劲力的渗透效果,就算是钢铁,一击之下,都能被林天齐震碎成齑粉,但是这铜甲尸接连扛他三击,紧紧盔甲上裂出几条缝隙。 原本林天齐对自己突破后的体魄防御还十分自豪,但是此刻看着这铜甲尸的防御,林天齐知道,与之相比,或许在人形态之下,自己不弱于眼前这铜甲尸,甚至还会强一些,但是一旦这铜甲尸变身成僵尸之躯,自己的体魄绝对比之要弱上一大截。 论体魄防御,眼前这铜甲尸,恐怕比之当初洛城那个铜甲尸要强上一倍有余。 僵尸的身体强大,果然不是吹的。 防御之强,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