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商定 - 拜师九叔

第五百零七章:商定

看到九叔到来,许洁也是飞快的从林天齐身上离开,俏脸微微发红,虽然和林天齐已经订婚,该做的事情也做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不过在长辈面前,许洁还是有些抹不开面子脸皮薄,看到许洁害羞的样子,许东升则是嘿嘿一笑,九叔也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不留痕迹的笑意。 林天齐倒是脸皮足够厚,看到自己师傅和师弟的样子,却是脸色丝毫不变,反而还顺手牵住许洁的手,将身后的院门关上,然后走进院子。 “东升,给你买了块手表,你看看怎么样,师傅,我给你买了一个怀表。”进了院子,坐下来,林天齐又将事先买好的装在袋子里的礼物拿出来,一块手表、一块怀表和一条项链,将手表和怀表分别递给九叔和许东升,然后又将项链拿出来看向许洁,柔声道:“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林天齐给许洁买的是一条蓝宝石项链,十分精致好看,其实林天齐对宝石这东西也不怎么了解,买的时候完全就是看样子,觉得好看就买下来,至于价钱这东西,完全就不在考虑范围之类,因为钱这东西,对林天齐而言已经完全就是一个数字,将项链拿出,林天齐亲手给许洁戴上。 “好看吗?”给许洁戴上之后,林天齐又开口问道,许洁则是早已激动欢喜不已,一颗心都是甜丝丝的,闻言当即连连点头,道:“好看。” 林天齐闻言也是温柔一笑,目光看向许洁,四目对视,皆是情意绵绵,不过这一下,旁边的许东升则是有些受不了了,本来收到林天齐的礼物心头欢喜的不行,心里美滋滋的,手表这东西在这个年代对大多数人而言可是稀罕物,戴在身上逼格都能上升一大截,还想着等下戴出去显摆显摆,结果转头就看见自己妹妹和林天齐两人你侬我侬,瞬间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口狗粮撒过来,简直对他造成了十万点的暴击伤害。 虽然我知道你们两个感情好,虽然我知道你们情意绵绵,虽然我也知道你们久别重逢,这个时候需要你侬我侬,但是,你们要秀恩爱也别在这里啊,考虑一下我和师傅两个单身狗的感受啊!一下子,许东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感觉自己师兄和妹妹对自己简直充满了满满的恶意。 “师兄,小洁,我知道你们许久未见,情深似海,忍不住想要互诉衷肠,但是你们要秀恩爱能不能等我和师傅不在了再秀,我和师父可都还没结婚没对象,你得考虑一下我和师傅的感受啊?”许东升忍不住幽怨道,不过其话刚落,还没等到林天齐和许洁说话,就觉背后猛地寒意乍起。 “你说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九叔眼神猛地抬起来向许东升看过去,满含杀气,气得不行,这个混小子,自己吃狗粮就吃狗粮,居然还把师傅算上,虽然是事实,但是你也不能说出来啊,师傅不要面子的啊,九叔眼睛一瞪,一哼:“臭小子,我是看你几天没收拾皮又开始痒了。” 许东升被九叔一瞪,则是直接吓得一哆嗦,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马脖子一缩,林天齐和许洁见此则都是忍不住一乐,同时许洁还微微有些脸红,毕竟相比起林天齐,她的脸皮要薄上很多,不过九叔也并没有真的收拾许东升,师徒几人很多时候都是打打闹闹,九叔也多是吓唬一下。 “对了,师兄,这个表要怎么看啊?”很快,许东升将手表戴好,不过左看右看也发现完全看不懂,又向林天齐问道。 “这个表要从这里看,这里是一点、这里时两点....以此类推,十二个刻度分别代表十二个小时,短的是时针,时针指到哪个刻度就是哪个小时,像现在指到这里,就是下午五点,不过除了小时之外,还是分针.....”林天齐开口道,告诉许东升怎么看,旁边的九叔和许洁也凑过来。 同时九叔还偷偷的拿着自己的怀表对照一下,其实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表不会看,不过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感觉抹不开面子,不好问。 林天齐一边在给许东升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也一直注意着自己师傅,看到自己师傅不时的看自己手中的怀表就知道自己师傅也不会看,只不过没问,想到自己师傅的性格,林天齐也立马明白过来,知道自己师傅肯定是抹不开面子,这完全是自己师傅的性格,爱面子,经常强撑面子。 “师傅,你这个怀表和一般的表微微有点区别,需要这么看,我给你说一下。”林天齐心思通透,给许东升说完之后又看向九叔道。 其实九叔这个怀表的看法和一般的表没区别,林天齐之所以说微微有些区别就是照顾一下自己师傅的面子才这么说的。 九叔也是心领神会,不由得,看向林天齐的目光也是一下子更加柔和起来,心想还是天齐知道懂事,立马顺着林天齐的话拿出怀表道:“哦,哪里有区别,要怎么看,你给我说说。”说着将怀表交给林天齐假装问道,许东升和许洁也是把头凑过来。 许东升目光在表盘上看了几眼,又在自己手表的表盘上看了几眼,发现似乎完全没什么差别,不由道—— “师兄,这怀表好像和我的手表看起来没什么差别啊,表盘一样啊。” 林天齐闻言立马无语的抬起头,看着许东升,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师弟,你的路窄了啊! 果然,下一刻,许东升立马就再次迎来了自己师傅的死亡凝视。 旁边的许洁也醒悟过来,止不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天齐又将表的看法给自己师傅说了几遍,见到自己师傅和许洁、许东升三人都彻底明白怎么看后才停止下来,时间也应道到了近六点。 随后,一行人又忙活开始弄晚饭,等到最后,吃完晚饭之后,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八点。 “师傅,其实这次回来,还有一件事。” 晚饭过后,坐在院子中,林天齐开口道。 “什么事?很严重。” 看到林天齐神色少有的郑重,九叔也神色沉吟起来。 林天齐闻言想了想,点了点头:“算是大事吧,不过倒也不严重。” “东升,小洁,你们也过来,等下再收拾,这件事情我和你们说一下,是我在北平那边惹出来的麻烦。” 许东升和许洁闻言也是神色微微变了一下,看到林天齐少有的郑重之色,都是心头一紧。 “师兄,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严肃的样子?” 许东升嘴上问道,和许洁一起走过来坐下。 看到两人有些担心的样子,林天齐则是又一笑道。 “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你们不用担心,这次是牵扯到我在北平那边的麻烦,前天晚上国党的人设计,制造假电报,设下骗局,让北洋政府的人误以为我是国党的人,然后想逼迫我加入他们.......” 林天齐开口,将事情大致说了出来,告诉两人情况。 “虽然现在事情我已经和那位张大帅说清楚,那位张大帅也同意不追究此事,但是我终究杀了不少北洋的人,留在这边不是好事,就算张大帅不追究此事,也难保他手下的一些人怀有报仇的念头,所以我想我们南下,离开蓝田镇。” 林天齐道,将事情大致说出来,三人闻言也皆是心头一松,一开始见林天齐神色严肃,还以为是什么重大的事情。 “这些国党的人,太可恨了,居然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还口口声声为国为民。” 许东升愤声道,有些气愤。 “不管是哪个势力,哪个组织,永远都不缺乏一些坏人,也不会全是坏人,不能因为少部分人就去以偏概全的否定一个组织,但是也不能因为一个组织而就肯定里面的所有人。”林天齐则是淡淡一笑道,对于这些事,他倒是看的很透彻。 “你师兄说的对,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好也有坏,不能一味的以偏概全,有些东西,你也要向你师兄多学一些,尤其是以后到了外面之后,切记,人心复杂,要小心精明一些。”九叔也是点了点头,对许东升告诫一声。 “嗯,我知道的,师傅。”许东升点了点头,应道。 “南下也好,在蓝田镇呆了这么多年,换个地方也不错,而且听消息说南边的军队打过来,北方也越来越不安稳,去南方也好。” 九叔又开口道,表明态度。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许洁则是问道。 “你怎么想?”九叔看向林天齐。 “我的想法是就这段时间之内吧,但是也不用太急,我想先和小洁结婚,就在这几天吧,找个好点日子,把叔叔阿姨从宁乡村接过来,结婚之后,我们再一起南下,否则的话,就只能南下到那边才能结婚,但是那边情况目前还有些不清楚。”林天齐道,说出自己的想法。 “小洁,你的想法呢?”九叔又看向许洁道。 “我,我听师傅和天哥的。” 一说到结婚的事,许洁就止不住脸红害羞起来,红着脸低声道。 “那这样,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宁乡村小洁家,大家一起商量一下。” 想了想,九叔道,几人当即也是点头。 PS:今天两章完毕,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