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李暮生的选择 - 拜师九叔

第六百五十二章:李暮生的选择

“爹打算怎么做,真的打算将门主之位让出来吗?” 李莲心神色有些闪烁,语气有些复杂的开口道,看向自己父亲。 “对我们而言,这是目前眼下最好的选择,也是不得不做的事。” 李暮生也是眼神有些复杂,还有一些落寞,不过语气却比较平静,幽幽一叹道。 “武三没理由骗我们,林天齐的武道实力,恐怕真的已经踏足了传说中超凡入圣的境界。” 超凡入圣,这个词的份量太重,李暮生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敌的力量和实力,天下莫有匹敌者。 李莲心闻言也是脸上的神色动了动,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她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林天齐有这般实力,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反抗对付的。 “而且,现在在门中,清武令的事,林天齐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也是尽得人心,而我们,却是人心向北,无论是实力还是人心,现在都在林天齐那边,让出门主的位置,这是我目前最好的选择,或许还能借此换取一份人情好感,这对我们后面更为有利。” 李暮生开口道,虽然心头对于让出门主的位置也多少有些不甘,但是他却也是理性聪明的人,将局势看的十分清楚,以林天齐如今的实力,就不是他们所能反抗,他可不认为林天齐是什么仁慈善意的人,更何况现在因为清武令的事,林天齐也是人心尽得,所以,不得不让。 李暮生没有怀疑武三会骗他,因为从国民政府突然撤销清武令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来,更何况门中见过林天齐出手的也有人,上次的许仁杰、李曼红、周瑾、李泽、李仁五人就是被林天齐所救,从五人口中,林天齐神乎其神的实力也早已传遍整个武门上下。 所以,对于林天齐如今的实力,李暮生没有怀疑,有的,反而只是好奇。 “怪不得当初霍秋白、段青他们和国党那些人都死在了林天齐一人手中,那位张大帅也突然就取消了对林天齐的追缉令,让其安然离开北平,原来,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等境界,当初我还觉得奇怪,现在这么一想,却是一切都通了,难怪如此。” 李暮生又开口道,想到那次林天齐离开北平的事,原本当初他就心惊林天齐是怎么一个人杀死了霍秋白他们那么多人,而且那位张大帅又怎么会突然撤销对林天齐的抓不了,让林天齐安然离开北平,当初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说不通,但是现在这样一联系,却是一切都通了。 李莲心沉吟半响也是点了点头,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却也知道,自己父亲所言所想,确实是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好好准备一下,下午见面,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我们去考虑,另外,也讲我的意思通知一下王长老和程刚他们。” 看到自己女儿沉吟的样子,李暮生则是又开口道,直接转移开话题。 “是。” 李莲心闻言当即也是收起心绪,应了一声。 下午,碧空万里如洗,骄阳热情如火,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下旬,盛夏的酷热来临,地面都被晒的发烫。 津门一处府邸花园大院中,树下凉亭,阴凉飒爽。 凉亭中,李暮生与武长老两人相对而坐,李莲心也坐在旁边,不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李暮生和武长老两人闲聊,不过李暮生和武长老也并没有聊什么武门的事,都只是闲聊,就像好朋友见面随意聊天交谈一般,有说有笑。 三人在亭子中坐了片刻,不多时,一道脚步声也从花园门口处响起,随后就见一个人从门口走了进来,赫然正是林天齐。 “不好意思,让门主、武老和李小姐久等了,天齐告罪。” 看到亭子里的三人,林天齐当即也是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开口道。 语气随和,面带微笑,显得十分礼貌客气,平易近人,不带丝毫盛气凌人或者趾高气扬。 亭子里的三人早在听到脚步之时也早就将目光看向了门口,是以也是早在林天齐从门口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林天齐,武长老神色如常,没有多少变化,脸上依旧带着之前那种随和的笑容,李莲心和李暮生妇女两人则皆是眼神微凝,不过又很快掩去,脸上也紧跟着露出笑容。 “林星使。”“林先生。” 父女两人也都是笑着叫了林天齐一声。 “门主,李小姐。” 林天齐也是再次叫了两人一声,然后走进亭子,一行人再坐下。 “刚刚上午回来,听武老说才知道门主和李小姐以及其他诸位同门已经来到了津门,真是万幸,门主和李小姐及诸位同门没事就好。” 坐下来后,林天齐又率先主动开口道,当然,他这话是真是假,恐怕就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有劳林星使挂心了,说来惭愧,此次武门遭劫,说起来也都是我之过,当初要不是我极力主张支持北洋政府,也就不会落得今日情况。” 李暮生闻言也是开口道,脸上露出几分惭愧之色。 “门主无须如此自责,此事,乃战之罪,两边征战,总有失败的一方,非门主一人之过。” 林天齐则是开口宽慰道,双方都是戏精。 “天齐说得对,此次之事,战之罪,非一人之过也,门主也无需太过自责。” 旁边的武长老也是插口道。 李暮生闻言则是摇了摇头,愧然一叹道。 “武兄和林星使不用宽慰我,也不用为我开脱,当初若非我极力主张支持北洋政府,又何至于导致武门落得如今境地,这么多同门死伤,我难辞其咎,而且此次清武令,我也什么都没能做到,只能带着一部分同门到上海避难,真是有愧于其他同门,有愧于门主之位。” 林天齐闻言心道一声你心里有B数就好,不过嘴上则是继续虚伪道。 “门主言重了。” 李暮生则是一摆手,制止林天齐的话开口道。 “林星使不用再宽慰我,身为门主,不能庇护保护同门,本就是失职,此次之事,我难辞其咎,而且我也知道,现在门中一众同门也对我多有怨言,门主之位,我已再无资格胜任,所以此次约林星使见面,我也正是为了此事。” “此次事情,若无林星使出手,武门还不知要到何等境地,论德行,林星使此次能在门中最为难之际出手,可见林星使必然是心系同门,而论实力,林星使更是远胜于我,所以,此次之后,我意将门主之位传给林星使,由林星使领导我们武门。” 话落,李暮生看向林天齐,旁边的李莲心也是看向林天齐,李莲心对于自己父亲说出这话倒是没有意外,因为这一点她之前就知晓了,唯一让她关心的是林天齐反应,林天齐闻言则是心头微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李暮生还真的打算主动让位。 虽然之前猜测李暮生如果是明白人的话应该也知道现在怎么做,但是毕竟是门主之位,象征着武门的最高权力地位,古往今来,多少人会在权力地位中迷失,为此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旁边的武长老闻言也是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当然,这时候表面上还是要推辞一下了,林天齐当即道。 “门主言重了,门主之位,事关重大,天齐恐怕难以胜任?” 李暮生闻言也是神色不变,这种表面上的客套他岂会不懂,当即继续道。 “林星使太自谦了,以林星使的能力,胜任门主一职,绰绰有余,门中也再无比林星使更适合之人,还希望林星使不要再推迟,而且我也老了,武门的未来,也只能靠你们这一辈的年轻人去创造了。” 林天齐闻言也知道这时候再继续说什么推测谦虚的话就太虚假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表面上意思意思就够了,其实也就是给互相一个台阶下,让彼此脸面好看,当即沉吟了一下便点了点头珍重道。 “既如此,那天气就多谢门主厚爱了,门主方向,天齐也必当不负门主后望,必当带领武门走向辉煌。” 说完,林天齐有道。 “另外,关于此次之后,门中不少同门也对门主和李小姐等诸位同门存在不少误解,天齐也必当会帮门主向其他同门解释清楚。” 最后一句话,就是对于李暮生的回报了,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既然李暮生如此失去的主动让出门主之位,那他自然也要表示一些。 “如此,就麻烦林星使了。” 李暮生当即也是客气一声,不过随即又道。 “另外,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林星使能答应。” 林天齐闻言神色委顿,旁边的李暮生和武长老也是看向李暮生。 “门主请说,只要是天齐能办到的,必然不会推辞。” 李暮生闻言一笑,缓缓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的一点私心,我只有莲心这么一个女儿,也一直希望莲心都平平安安的,不希望她遇到什么危险伤害,所以我希望林星使以后能帮我多照看好莲心。” .................